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让心自由飞翔

心灵是一朵永开不败的鲜花,四处洋溢着醉人的清香。

 
 
 

日志

 
 
关于我

我愿做小小雨滴,汇入林中小溪,蜿蜒徐行,穿花绕树,跳间越石,内心清澈如镜,心仪而不占有,欣赏然后交出。我从一切中走过,一切都从我获得记忆...

网易考拉推荐

8岁女童残遭生母焚尸灭迹  

2012-12-29 16:23:36|  分类: 随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8岁女童残遭生母焚尸灭迹 - 小雨点 - 让心自由飞翔
 
 
         一个内心再坚强的人,恐怕都不敢轻松面对这样一则新闻——年仅8岁的女童欣欣,离开河南外婆家来到深圳大鹏新区和父母团聚,可时隔不到一年,就被亲生母亲虐杀而死。

 更令人发指的是,女儿的离世换不来这个母亲的半点悲伤与忏悔,她反而残忍地对女儿进行焚尸灭迹,企图掩盖罪行。在人们的字典里,“母亲”是一个何其崇高的字眼,可是在这里,人们看到的是无法理喻的冷漠与残忍。那天早晨,当我第一时间打开音响收听到这条新闻时,不禁毛骨悚然。

 8岁的童年,原本应该欢声笑语,原本应该被幸福紧紧包裹。可8岁的欣欣离开外婆家来到深圳妈妈的怀抱,却从此开始了梦魇般的人生苦痛,11月1日下午,当她在深圳的大鹏新区,慢慢闭上充满恐惧的双眼死去时,她或许还在想着:原谅妈妈的粗暴,等伤痛过后再帮妈妈做家务,帮弟弟洗澡穿衣服。

 欣欣的父母亲有严重的重男轻女思想,他们只宠爱4岁的儿子,对欣欣的事情向来不闻不问,这个可怜的孩子,常常在半夜被母亲从温暖的被窝中拉起来洗衣服、做家务。欣欣在家里就像下人一样,从来没有上桌吃过饭,总是独自一人抱着一碗剩菜剩饭坐在门口的台阶上吃,吃多了、吃慢了都不行,一不小心就会惨遭一顿毒打。

 村口小卖部的老板说,欣欣一年四季都穿着长衣长裤,街坊邻居问她原因候,孩子怯怯的说,自己满身都是伤疤,露出来太难看了。当物业保安队长脱掉孩子的上衣,发现孩子身上竟然有50多处伤痕,气愤的他当即拍下照片,并带着孩子严厉警告欣欣的母亲阿英。可是几天之后,欣欣的后背再一次被母亲用铁衣架抽打的皮开肉绽。

 欣欣在右手臂和右大腿骨都被打断时依然被迫做家务,在邻居的催促下,阿英才勉强送欣欣去医院,医生惊讶的发现欣欣的腿骨错断后被迫行走,骨头的断面在肉里发生摩擦,周围发肿化脓,即使这样,在得知要花钱治疗的时候,阿英竟然偷偷背着欣欣跑回家。大鹏社区的工作人员和物业保安多次到家里劝阻,耐心细致的做阿英的工作,可是她表面答应得好好的,没过多久,又会虐待如故。

 11月1日中午12时,阿英让欣欣清理饮水机,因为嫌其没洗干净,对着欣欣就是一顿暴打。16时,当她发现欣欣在睡觉时小便失禁尿在床上,再一次殴打欣欣。16时30分,阿英发现欣欣开始发烧,边让她吃感冒药,欣欣嫌苦不吃,阿英一怒之下掰开欣欣的嘴,强行灌下两碗拌有感冒药的洗碗水后离开。16时40分,欣欣口鼻流血,停止呼吸。在欣欣死亡9个小时之后,阿英给欣欣换上易燃的新衣服、新棉被,用塑料袋引燃被褥,企图造成欣欣被烧死的假象。

 经过警方现场勘查和多方取证,确定犯罪嫌疑人就是欣欣的亲生母亲阿英。面对阿英的冷漠和淡然,警方对她和欣欣的血缘关系产生了质疑,可是,看着DNA鉴定报告上那大大的“亲生”两个字,所有人都因这个亲生母亲缺乏人性的行径不寒而栗。可是,面对办案民警愤怒的目光,这个女人竟然没有一丝的忏悔和内疚,就连目光也没有一毫的躲避,这到底是一个何其残忍的女人?

 带着悲哀和伤痛,还有一个不完整的身躯,小欣欣离开了这个世界,人们除了怜悯之外,留给这个社会的,更多的是悲愤和沉思。常言道,虎毒不食子,但是欣欣的母亲阿英,不但亲手虐待致死自己的亲生女儿,还企图焚尸灭迹。难以想像,这种虐童之恶需要冷酷、扭曲到怎样的地步,才能做出这种暴戾恣睢的举动?

 欣欣的背后,是无数的留守儿童的身影。他们离开父母太久,缺失的亲情太多。孩子的背后,是无数像阿英夫妇这样的流动打工家庭。他们在心理感受上有一种共性:对未来缺乏信心,漂泊感和认定命运无常的心态很强烈;大都市和老家乡下巨大的差别,对他们刺激很大,这种“刺激”有时是诱惑,有时又是痛恨,想追求,目标遥远,想离开,不舍繁华。除了生存缺乏保障,流动的生活还让他们人际关系很不稳定,抵御各种压力和诱惑的能力也变得很弱,压力和诱惑在他们身上,就很容易转化为暴躁和罪错。这时,比他们更弱的孩子,就成了牺牲品。

 今年以来,仅媒体报道的深圳虐童事件就至少有6宗,悲剧发生在这座城市的多个角落,似乎毫无关联,但是外来工家庭、生活拮据、留守儿童、望子成龙等关键词却成为这些悲剧共同的注脚。面对一次次令人悲痛的惨案,面对一个个如花般凋谢的生命,救救孩子,再也不能成为一种抽象而空洞的口号了。

 

 2012.12.29

 

 无独有偶,昨天我才叙述了小欣欣被虐案件,今天早上在晶报上,又一则虐童惨案让我震惊,昨天凌晨在深圳坂田一出租屋内,6岁男童遭父亲抽打致死。遇害男童叫佳佳,就读小学一年级。因前晚被反映在学校有“劣迹”,回家被其父亲用皮带抽打“教育”。昨日凌晨2时左右,其父郑某发现佳佳浑身冰冷且有少量吐血。为此,他电话将此事告知自己哥哥,随后一同将佳佳送往布吉人民医院抢救,终因抢救无效佳佳身亡。

 郑某一家人来自陕西咸阳,夫妻二人都在坂田附近工厂打工。今年3月份左右,佳佳被接来深圳,9月入读小学一年级。居民回忆称,平日佳佳常遭责打,脸上总是青一块紫一块。出事当晚,出租屋房东苏先生曾尝试去制止,但遭郑某大骂“滚开”。

 郑某说,他只是偶尔打佳佳,当晚责打佳佳是因其在学校打架,将其他小朋友打伤了。当晚9点左右,因为佳佳一直不承认犯错,于是便让佳佳脱光了衣服,开始责打他。佳佳遭父亲责打时,其母亲阿陈在工厂上夜班,直到昨日上午10时40分左右,阿陈刚下夜班赶到派出所时,仍不知佳佳的死讯。

 在深圳这样繁华的大都市里,虐童惨案一再发生,我们不禁要问,难道,我们偌大的一个社会群体,竟然连一个孩子都保护不了?我们就只有眼睁睁的看着他们被恣意摧残而束手无策吗?那么,我国现行的儿童保护机制,还能为孩子做什么呢?

 2012.12.30

  评论这张
 
阅读(503)| 评论(33)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