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让心自由飞翔

心灵是一朵永开不败的鲜花,四处洋溢着醉人的清香。

 
 
 

日志

 
 
关于我

我愿做小小雨滴,汇入林中小溪,蜿蜒徐行,穿花绕树,跳间越石,内心清澈如镜,心仪而不占有,欣赏然后交出。我从一切中走过,一切都从我获得记忆...

网易考拉推荐

南宁,我回来了  

2011-08-26 17:00:47|  分类: 同学情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南宁,我回来了 - 小雨点 - 让心自由飞翔

 

清晨,我拉着行李,随着客流,经过长长的通道,终于走出了南宁火车站出站口。我停下脚步,站在台阶上,晨风扑面而来,我深深地吸允着似乎飘着芒果香的清新空气,顿觉心神气爽,环顾那既陌生又熟悉的车站四周,我抑制不住激动的内心:南宁,我回来了!

不见班长踪影,我走下阶梯,打开手机:“刘卫,你在哪?”

“我在……”我回头望去,他正在出口处张望着,也许人多,也许眼花,也许彼此有变化,毕竟分别又一个五年,我还是一眼认出了他,略稍瘦了点,变化不大,五年前的同学聚会仿佛就在昨天,时光飞逝,真快呀!

为了找回我的记忆,刘卫驱车送我去乐群家的途中,特意经过当年我经常走的路段,一些标志性建筑已踪迹难觅。朝阳广场这个当时全市大型活动的举办地,如今已成了休闲式小公园,感觉窄小又拥挤;文化宫已销声匿迹,正在推土;展览馆虽然存在,外观已失去了当年的风光。尽管刘卫不厌其烦地介绍着,刻在我脑中的印象我很难与现实重叠,毕竟我离开南宁整整27年。

“建政路到了,我们先吃点吧”

“建政路?”惊讶中我兴奋跳下车,“测绘局在哪?”

“你眼前呀”

“啊……?”一种亲切感悠然而起。测绘局,我生活了14年的机关大院,如今仍住着我不少童年时的伙伴、同学和邻居。坐在餐馆的小桌旁,环顾四周,原来路两边的单位围墙和郁郁葱葱的绿树已被琳琅满目的商家店面所代替,水电设计院、交通学校、地质局等单位大门已显得窄小而陈旧,电影机械厂、看守所现已建成现代化住宅区,由于建政路已拓宽和延伸环城公路,原来休闲宁静的建政路,现在人车混杂,川流不息。尽管我努力翻阅着封尘依旧的记忆,也难觅当年的踪迹,热闹繁华的建政路,电单车、摩托车、电动三轮车,成了南宁交通一道特别的风景。

“快来吃吧,老友面。”一阵久违的那特有的酸、辣、香味扑鼻而来,刘卫指着桌面葱、姜、蒜、香菜、辣椒、酸笋、花生等七八种佐料,说道“你喜欢吃什么,就加什么吧”。这也许就是老友面的吃法,让我感到好奇、好吃、有趣、还便宜。

吃着、聊着,手机响起,“叶萍,你到南宁了吗?”

“到了,我正在测绘局门口小吃店吃早餐呢。”原来是秋琼的电话。

“真不够意思,到了家门口都不进来吃早餐呀?”话语中带有责怪的口气。

秋琼,我家住测绘局时的邻居,知青时的插友,父亲都是测绘局老干部,因为一起走过那难忘的知青岁月,我们关系如同姐妹。我掐着这个时间点到达南宁,是为了参加中午同学聚会,我急忙解释了几句,车子沿着建政路向着乐群家方向驶去。

原建政路末端,与铁路重叠,消失在一片鱼塘、农田和菜地中,一条小道直通往南宁十九中,当时为了抄近路去学校,我天天走在这条铁路上,整整五年,风雨无阻。

说来很有趣。记得刚上初一的第一天注册,我们一群十二、三岁的小孩兴高采烈地走在铁路上,一会踩着铁轨,伸出双臂像走平衡木那样玩着,一会迈开大步跨着枕木向前跑,一会捡起基石扔下路基,比谁扔得远,活像一群快乐的小鸟,蹦蹦跳跳。

“呜——呜——”远处传来了火车汽笛声,小伙伴们回头一望,黑压压的火车头冒着滚滚浓烟,咆哮而来,越来越近,越来越大,毫无减速的意思。我们惊叫着慌忙跳下路基,每个人不约而同用尽全身力气,紧紧抱着距离轨道不足两米的桉树,以防被卷进车底,因为这是家长们的提醒。我紧闭双眼,屏着呼吸……

“呜——轰隆——轰隆——”只感觉一股热浪随身而过,树叶被强大的气流吹得“哗哗”直响,我的小手越抓越紧,等火车渐渐远去,我长长松了一口气,此时感觉胳膊都抱酸了。伙伴们再一次跳上铁路,欢快地向着十九中走去。

渐渐地,我们习惯了火车奔驰而过的情景,再也不用抱大树了,还经常等火车到了身后,才跳下铁轨,一些无良司机还故意拉响汽笛,让车头喷出浓浓黑烟,我们不知道啥叫危险,只觉得好玩。一次,我们走着走着,突然发现一条大蛇卧在枕木中间,我们吓得啥腿就跑。那时候的家长,一点也不担心我们的安全,我们就是这样在生活中学会自我保护的。铁路,给我们带来了无尽的乐趣。

清晨,当我们背着书包,迎着朝阳,走在铁路上,路旁鸟语花香,稻田碧浪翻滚。傍晚,夕阳余辉漫天际,我和班长曾蔚常常手拉着手,边走边唱,时而摘点野果尝尝;时而采把野花拿在手上。阳光、清风、花香、友情,伴随着我一直走在这条铁路上,直至高中毕业。

“叶萍,你到哪了,昨晚电话怎么关机?”乐群的电话,把我从记忆中拉回到了现实。只见铁路已被大型广告牌遮挡,即美化市容,也保护铁路安全。建政路已拓宽延伸成环城大道,那片鱼塘和农田已建成商业区。二十七年,弹指一挥间,一切仿佛就在昨天。感慨中,车子到了乐群家的楼下。

 

南宁,我回来了 - 小雨点 - 让心自由飞翔

南宁,我回来了 - 小雨点 - 让心自由飞翔

南宁,我回来了 - 小雨点 - 让心自由飞翔

 南宁,我回来了 - 小雨点 - 让心自由飞翔

 南宁,我回来了 - 小雨点 - 让心自由飞翔

  评论这张
 
阅读(307)| 评论(58)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